40、第 40 章_引诱
笔趣阁 > 引诱 > 40、第 40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40、第 40 章

  周砚悯隐约知道因为上次电话的事,秦漫好像生气了,他几次想解释,都被秦漫以其他话题岔开。再后面,不管他说什么,秦漫反应都是淡淡的。

  当天又正好是每个月的股东大会。从上午一直到下午,他忙得脚不沾地,手机也没看。等他抽空看手机的时候,发现了一条两个小时前的消息。

  秦小朋友:

  看上去就像一个平易近人的领导给司机发送的慰问短信,就差没发一个红包以表心意。

  周砚悯有些头疼。有种辛苦了这么久,一朝回到解放前的感觉。

  他耐着性子哄着秦漫。

  周砚悯:

  周砚悯:

  大概是飞机还没落地的缘故,秦漫一直没回应。

  直到四个小时后,他同时收到秦漫和余燃的消息。

  秦小朋友:

  余燃:

  周砚悯看着手机上的消息,紧拧着眉头,没回复。

  秦漫不是和他说,不会参加郁城的交流会吗?

  现在余燃已经去了郁城刚开股东大会,还有几个老股东在公司虎视眈眈,他得坐镇,没法追到郁城去。

  刚这么想着,余燃的消息又来了。

  余燃:

  周砚悯面无表情:

  郁城每一年的交流会都是由上面领导举办的,花费的资金从来不手软,为的就是能让各个小企业能够得到学习的机会。

  为了这次交流会,四面八方涌来的企业家总会提前一天到达会场。负责人每一年都会提前对酒店进行包场,方便交流会的进行。

  秦漫等人一下飞机,就被专人接送到酒店。

  从车上到酒店,余燃那张嘴叭叭叭地就没停过,找着话题和秦漫、温施雯聊天。但奈何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高冷,饶是擅长蛊惑人心的他,都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他喝了两口水润了润干燥的嗓子,心想:她嫂子公司招人是不是有一则标准,必要要高冷,不然不录用。

  等秦漫进房间后,余燃特意把温施雯拉到了一旁:“等会儿,你们什么时候回锦城?订好票了吗?”

  温施雯扫了一眼余燃,面露警惕:“和你无关。”

  余燃倒是好脾气,被温施雯冷脸也不生气,反而抱着手臂向温施雯,问道:“温特助,我是哪里招惹到你吗?或许你对我有一些.......偏见呢?”

  “偏见”两个字已经是委婉的说法。温施雯对他的态度,哪里是偏见,那根本是不待见。

  温施雯面色不改:“余总想多了。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回房了。”

  她一直觉得余燃这人表面笑嘻嘻的,背地里的坏心眼不少,再有之前周砚悯出车祸,余燃对秦漫咄咄逼人的场景,导致她对余燃印象很不好。

  此刻见余燃提起这个话题,她表情淡淡,三言两语把话打发了回去。偏偏表情真诚得根本不像是在说假话。

  余燃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油盐不进的人,只觉得嗓子疼。

  这样的交流会说白了是给小企业成长的机会,也是给大公司拓展人脉的好时机。

  负责人特别给几位大公司代表人准备了演讲的时间。秦氏自然首当其冲,被负责人放在前面。

  秦漫临时出席,没有准备演讲稿,靠着临时发挥,洋洋洒洒说了一段话,惹得台下掌声不断。

  在一片掌声和赞美声中,一个穿着黑色礼服裙的女人,双目死死地盯着秦漫。

  半响,她主动朝秦漫走去。

  秦漫正在和一个医疗公司的代表说着正事,看到苏可可过来,眼皮都没抬一下。倒是那位女代表见苏可可表情实在可怕,十分有眼力见的和秦漫交换了微信后就离开了。

  苏可可望着秦漫,咬牙切齿:“秦漫,你就不怕报应吗?”

  前段时间,他们公司一直在跟进一个项目,本来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却不想签约的时候,对方却忽然反悔了,说要好好考虑。一连折腾了好些天,最后才谈下来。

  那人反悔得实在太突然,她便找人打探了一番,后面才知道,是秦漫和那人打了招呼说要吊着他们一段时间才签约。

  但当时她并不知道有这则缘由,为了这个签约四处奔走,眼里的血丝现在也还清晰可见。现在想来,在她像个小丑一样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秦漫却在看戏。

  越想,她越不能抑制住心里那股怒火。

  秦漫平静地看着她:“那当你找记者往我公司泼脏水,影响我公司股价的时候,想过报应吗?”

  苏可可见秦漫已经知道背后指使是她,也没再继续装。她咬牙,说:“你们不是一早就准备好,秦氏不是什么损失也没有吗?”

  秦漫笑了。

  在苏可可的认知里,只要事情没成功那也就以为在她做的事无关紧要。

  她抿了一口香槟,学着苏可可的语气:“是啊。那你虽然过程艰苦,利润少了一些,但最后不也拿到项目了吗?”

  苏可可气得双眼猩红,偏偏又无可奈何。她这刚往前一步,旁边温施雯和余燃像两个保镖似的警惕着她。

  她怨恨地盯着秦漫,一字一句道:“秦漫,你等着。你不会永远像现在一样高高在上,我等着你,等着你们秦氏摔下来的那天。”

  温施雯和余燃在旁边频频蹙眉。

  秦漫平静的回应:“让你失望了,你可能永远也见不到那天。与其在这里和我说着不切实际的话,我建议你不如趁这个时间多去拉拉投资商,好拯救你们苏氏。”

  交流会一直连续了两天。所有外地的公司代表都住在同一个酒店,低头不见抬头见。余燃更是找着机会就粘上秦漫她们,让秦漫和温施雯躲也躲不掉。

  终于,在餐厅用晚餐的时候,温施雯实在没憋住,对旁边再一次来“偶遇”的余燃冷声问道:“余总,你们公司没有别的规划和任务吗?你已经跟着我们两天了。”余燃放下手里的餐具,擦了擦嘴巴,一本正经回应:“抱歉,目前按照我们周总的指示,我的任务就是守着嫂子,杜绝其他人骚扰嫂子。”

  温施雯被这番话憋得一脸通红也不知道该反驳些什么。

  没等她想好要说什么,已经发现周围有些不对劲。

  桌上的食物还有座椅开始抖动,就连脚底也在震动。

  “怎么回事?”她下意识观察了一下周围情况。

  “走。”秦漫立马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来不及解释,拽着温施雯往外走。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开始大声囔囔道:“地震,是地震,快跑。”

  突如其来的地震,每个人都人心惶惶,争先恐后地往外跑。

  正是晚餐的时间,来餐厅用餐的人不少,此刻拥挤成一团。

  几乎是一瞬间,酒店立马拉起了警报。

  高昂又刺耳的警报声,混杂着人群里吵闹声,显得格外烦闷。

  好在酒店的食堂不高,就在二楼,秦漫三人没敢坐电梯,朝着应急通道跑去。

  余燃人高腿长,按理说,早早地就可以跑出去,但因为要照顾秦漫和温施雯,落后了不少。时不时要回头看两眼,停下脚步等了一等她们。

  为了下午的交流会,秦漫和温施雯穿的还是高跟鞋。本来平常上班的时候,穿高跟鞋已经习惯了,但偏偏温施雯今天穿这双是新鞋,格外磨脚,又不适应,下楼梯的时候,崴了脚。

  秦漫扶着温施雯,速度立马慢了下来。

  前面余燃见状,立马跑回去,蹲下身子直接背上了温施雯。他看了一眼秦漫脚上的高跟鞋:“嫂子,你要是不方便跑的话,把鞋脱了吧。”

  要是秦漫再崴个脚,那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秦漫二话不说脱了高跟鞋拿在手上:“走。”

  震感越来越明显,酒店周围的小物品已经掉落在地,洒了一地。大厅里不断晃动的吊灯,发出刺耳的“吱呀”声,像是随时要掉下来。

  锦城。

  电视上一个穿着正装的女主持人正在沉稳地播报着新闻。

  “郁城今日晚上七点发生级地震.........后续情况,本台新闻将会持续为你播报。”

  郁城地震的时候,锦城也有影响,但很小,只能感受到轻微震动。高速发展的网络,很快网上就找到了地震发生地。

  周砚悯看到郁城两个字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已经下意识地给秦漫打去了电话,最开始那边显示着比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再后面一直没有人接听。他也没放弃一边注意新闻一边继续打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距离地震过去已经一个小时了,秦漫的电话还是打不通。

  周砚悯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他给助理打了电话,让他订票去郁城。看不到秦漫,他就一直没办法安心。他迫切想要知道秦漫的情况。

  没一会儿,就传来助理的声音:“周总,现在去郁城的机票喝高铁已经全部停了。”

  周砚悯冷声:“那就守着,什么时候有了,就买什么时候的!”

  助理明显感受到周砚悯情绪波动,不敢在说话,连忙应声说了“是。”

  昔日,空旷的广场上,密密麻麻的站了不少人。昏暗的黄色路灯下,映照着每个人脸上,还能看出他们还带着大难过后的恐慌。更有甚者,回想起刚才的场景,没有控制住,哭出了声。

  好在,这次地震不算大,没一会儿便停住,只是时不时有着余震再提醒人们,刚才的那场地震不算错觉。

  终于有人开始反应过来,拿出手机想给自己亲人亦或是爱人打电话。

  只有秦漫三人没有动。秦漫和温施雯的手机最开始放在餐厅的桌上,根本没来得及去拿,而余燃的手机也不知道在逃跑中掉到了哪里。

  很快他们便发现,这个时候手机也没有用。

  根本没有信号。

  一直持续到十一点,余震才结束。但这个情况没人在敢会酒店,怕地震还会再一次袭来。所有人就这样在外面广场席地而坐,将就了一晚上。

  当天晚上大家都睡得不安稳,几乎是没合过眼。

  第二天一早,天便亮了,是个大晴天。

  朝阳将天空染得很红,但没人顾得上去欣赏美景。许多人见一夜过去,没有任何情况,和朋友结伴着,三三两两的离开,也有外地人正激动地和电话那边的亲人打着电话。

  秦漫舒展了一下身体,站起身来,打算回酒店找一下手机,给家里人抱个平安。

  正这样想着,当她抬头的时候,却在一片余晖中看到了周砚悯的身影。

  她停了动作,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紧接着,她看到周砚悯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周砚悯眼眶很红,眼里有种她没见过的情绪。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周砚悯已经一把将她抱住。

  周砚悯把头低在秦漫的颈窝,贪婪的嗅着秦漫身上的味道,确定着秦漫的安全。

  他一遍一遍,着魔似的说着:“没事了,不要怕。”

  秦漫终于回过神,双手环过周砚悯的背部,安慰似的拍了两下:“恩,我没怕。”

  周砚悯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怕,但是我怕。”

  秦漫手一顿,心里涌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紧接着,她感觉到周砚悯似乎把她抱得更紧。

  她听到周砚悯带着哽咽的声音,说:“秦漫,我怕。”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aelc.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aelc.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