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 37 章_引诱
笔趣阁 > 引诱 > 37、第 37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37、第 37 章

  会议一直到中午才结束。散会的时候不少人起身的时候下意识扶了一把腰,揉了揉肩膀,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会议室。

  秦漫和秦瑾虽然没说一句话,但两人十分有默契的走到了一起。为了节约时间,他们去了食堂,简单应付过午餐后,秦瑾跟着秦漫去了她的办公室。

  秦漫电脑登录上邮箱后,把邮件调了出来。

  两人把邮件里的内容完完整整看了一遍。

  里面记录得很详细,可以很清楚地看出秦青山最近和哪些人联络。

  秦瑾出差那段时间,秦青山偷偷联系了公司里不少大股东,只有一两个股东,同意和秦青山见一面。

  在一家隐私性很好的茶楼见面。

  因为涉及隐私,谈话内容他们没办法知道,只能知道秦青山和其中一个股东一直在包厢呆了两个小时才走。

  从偷拍的照片看得出来,秦青山从茶楼出来后心情非常不错。

  秦漫拧着眉头,看着照片上的人。

  照片里的人,她和秦瑾都很熟。

  是老爷子那一辈的人,也是跟着老爷子一路闯过来的人。老爷子退休后,他也就找了理由找退休,没有再过问公司的事,却没想到现在和秦青山搅和在一起。

  秦瑾表情可以用难看来形容。

  他也没想到一直以来表现得最不管世事的人,背后却和秦青山有牵扯。

  他沉声问道:“你觉得是他们吗?”

  秦漫没有看图就能猜出所有事情的本领。没有确切的证据说明是他们,她也不敢胡乱怀疑。

  她如实道:“不知道。”

  她收回视线:“总之,先找公关做好准备吧。媒体能找到李姐一家也能找到其他人。李姐对那些条件不动心,不能保证其他人也不动心。”

  秦漫点头,离开了秦漫办公室转身去联系公关的人。

  前段时间周砚悯有位朋友拖周砚悯帮了一点小忙,事情结束后,朋友为了感谢周砚悯,特地买了一大堆海鲜,趁着周末的时候把海鲜送到周砚悯家里。

  周砚悯看到那堆海鲜第一反应是拒收,却忽然想起来秦漫好像挺喜欢海鲜,想了想便没拒绝,只是让朋友以后不必再破费。

  等朋友走后,他顺理成章邀请他的邻居晚上过来用餐。

  两人明明每天都在见面,两栋别墅也近在咫尺,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但秦漫还是拥有一个做客的自觉,去周砚悯家时,特意带了一瓶白葡萄酒过去。

  周砚悯给秦漫开门,看到她手里的那瓶酒时,笑了一下,有些无奈:“怎么还带酒?是不是太见外了?”

  秦漫摇了摇手上的酒:“搭配海鲜正好。”

  周砚悯靠在玄关处的酒柜上,半真半假道:“那怎么办,我酒量好像不是太好。一会儿你要是趁机把我灌醉,对我做点什么,我抵抗不了,怎么办啊?”

  最后那句话尾调上扬,显得十分暧昧。

  秦漫听着周砚悯的鬼扯,眉头都没抬一下,把手里的酒递给周砚悯。

  难得地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只是表情淡淡,怎么看也不像真话:“你猜对了,我就是想趁你喝醉,做点什么。”

  周砚悯一听这话来劲了,后背从酒柜上离开,表情不正经的看着秦漫:“其实你要做点什么,也不用等我喝醉后。来,就现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承受得住。”

  这反应不像是害怕,更像是招揽。

  秦漫:“..........”

  她后悔了。

  她忘了周砚悯一向拥有顺杆子往上爬的本领。

  “你想做什么?”周砚悯笑意满满,甚至十分体贴的提出:“你要是害羞的话,可以假装我现在就是喝醉的状态。”

  “我什么也不会做。”秦漫表情淡淡,瞥了一眼周砚悯身后:“而且我不得不提醒你,厨房里的东西糊了。”

  周砚悯楞了两秒,鼻子动了动,果然嗅到一股糊味。

  顾不得再骚扰秦漫,他急急忙忙去厨房关火。

  周砚悯本来在调制蒜蓉酱,准备一会儿蒸生蚝的时候用,但因为某位不负责任的大厨只顾着调戏客人,开了大火却把蒜蓉酱忘了,导致蒸锅蒜蓉酱报废。

  “需要帮忙吗?”秦漫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厨房。

  “不用。你去客厅看会电视,一会儿就好。”周砚悯回头瞥了秦漫一眼,把锅里弥漫着糊味的蒜蓉酱倒进垃圾桶里,又洗了锅,打算重新再做一锅。

  “你确定?”秦漫扫了一眼垃圾桶的蒜蓉酱,明显不相信周砚悯的厨艺。

  “相信我,我刚才只是意外。这里油烟大,别呆着了,快出去。”周砚悯抽空把秦漫请出了厨房。

  秦漫看了厨房两眼,还是决定相信周砚悯。

  周砚悯看上去大大咧咧,心却很细。

  遥控器,水果,还有雪花酥和一些小零食,都摆放在秦漫触手可得的地方。秦漫瞥了两眼雪花酥,还是没忍住,顺手拆了一个塞进嘴里。

  水果干还有坚果很足,但太甜。哪怕是喜欢甜食的秦漫也觉得有点腻。

  她忽然有点怀恋周砚悯家那位阿姨做的雪花酥。

  她悻悻地把包装袋扔进垃圾桶,没有再拆第二个。

  电视上播放着某个大热的电视剧,秦漫对此没有太大的兴趣,拿着手机,自顾自地做自己的事。

  不一会儿,厨房里很快就飘来一阵香味,勾引着秦漫味蕾。惹得她往厨房看了好几眼。

  忽然,沙发某个角落传来一阵舒缓的声响。

  秦漫楞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周砚悯的手机。她在一个山水画的靠枕后面找到手机。发现电话显示是一个陌生电话还是在国外,让她不免多看了两眼。

  她没有打探别人隐私的习惯,很快就收回眼神,下意识回头看周砚悯,却发现对方正在料理什么东西,似乎并没有听见手机声音。

  她拿过手机起身朝厨房走去。

  走近,她才发现周砚悯正在清理一条石斑。

  周砚悯忽然感受到侧方有一道阴影落下,偏头看了秦漫一眼,又看了一眼秦漫手上正在作响的手机。

  秦漫顺势伸手把手机递给周砚悯:“电话。”

  周砚悯盯着手机,表情似乎有些无奈。接着,他摊开了双手,表示自己现在双手都腾不开,没法接。

  秦漫滑过接听键,凑到周砚悯耳边。

  电话刚接起,便传来一个女声:“哎呦,怎么接这么慢?”

  秦漫离得近,想不听见都难。

  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她眉心一跳,拿着手机的手不自觉握紧。

  因为这个声音对于她来说,实在太熟了。

  周砚悯似乎没有听出这人的声音,公事公办的问道:“你好,你是?”

  “猜猜我是谁?”电话那边的声音显得愉悦起来。

  周砚悯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接着,他直接冲秦漫抬了抬下巴,语气冷淡:“挂了吧。我不认识。”

  丝毫没在乎,电话那边的人也能听到他的话。

  秦漫手指一动。

  电话那边的人反应很快,像是听出周砚悯的不耐烦和对这种无趣把戏的不喜欢,半抱怨了一句“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趣。”

  秦漫听着这种熟络的语气,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

  像是有口气堵在胸口上不来。

  电话那边的人又说:“我是任遥。”

  秦漫双手紧握,眉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皱着一起,目光一直紧紧地盯着周砚悯,看着他的反应。

  周砚悯把葱姜还有料酒倒进清理好的石斑上,像是对这个答案不感兴趣亦或是没有反应过来。

  接着,秦漫听到任遥用一种亲密又自然的语气问:“老同学,我后天回国,有空来接我吗?”

  秦漫呼吸一滞,害怕听到周砚悯的答案。

  “厨房太呛,我出去了。”她把手机随手放在旁边,又顺手帮周砚悯开了免提,快步离开了厨房。

  周砚悯没注意到秦漫的神色,只是停秦漫说厨房有点呛,连忙让秦漫出去。

  那边任遥显然也听到秦漫的声音和周砚悯后面的对话,沉默了几秒,才不确定的问道:“刚才那是秦漫吗?”

  “恩。”

  任遥又沉默了片刻,然后再开口时喝刚才的语气并无半点差别。

  “你怎么不告诉我漫漫在啊?你把电话给漫漫,我和她聊两句。”

  周砚悯把处理好的石斑放进蒸锅里:“她出去了,有什么事你和我说,我一会儿帮你转告。”

  “也没什么事。”任遥岔开了话题:“我后天回国,老同学有空来帮我接机吗?”

  周砚悯挑眉。其实他和任遥并不熟。如果非要说交集那也是因为秦漫。更何况这么多年,那些同学情分早就被消耗了。

  他把刚才备好的蒜蓉酱放进生蚝里,语气淡淡道:“有事。”

  甚至连任遥抵达航班的时间都没问就一句“有事”打发,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多敷衍的拒绝。偏偏任遥像是没听出一般,语气如常,没有半点尴尬。

  “那月底同学聚会,你来吗?”

  周砚悯看了一眼沙发上端坐的秦漫,敷衍道:“再说,挂了。”

  周砚悯把料理好的生蚝放进蒸箱后,擦了擦手拿过手机出去找秦漫。

  秦漫坐在沙发上,目光平视着电视,明明没有任何表情,但周砚悯却知道秦漫在走神。

  周砚悯轻声落座在秦漫身边。

  秦漫感觉到沙发上凹陷了一小块,偏头看向周砚悯,无声地望了一会儿,问道:“任遥要回来了?”

  明明刚才已经听到任遥的电话,但她还是不死心。

  周砚悯应了一声。

  秦漫没再说话,垂着眼眸,似乎在思考什么。

  不知道为何,周砚悯忽然觉得秦漫有点落寞。

  就好像被什么人抛弃了一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aelc.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aelc.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