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 34 章_引诱
笔趣阁 > 引诱 > 34、第 34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34、第 34 章

  东郊项目已经落实动工,周砚悯这次带着余燃来秦氏就是想跟秦漫汇报一下进展,顺带一起吃午饭。却没想到再一次撞上秦青山找麻烦,脸色要多差有多差。

  解决完秦青山后,他上上下下把秦漫打量了一遍确定没有半点损伤后,紧皱的眉头才放松一些。但越想越觉得秦青山这种疯子可能不会就这么妥协,当场就要让余燃给秦漫安排几个保镖。

  秦漫不喜欢被人跟着的感觉,自然不同意。但周砚悯又不放心,害怕秦青山再来闹事又伤着秦漫。于是,两人一直僵持着,导致中午吃饭的时候,余燃和温施雯都能感受到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

  最后还是余燃想办法,让两人各退一步,秦漫不要保镖,但周一至周五由周砚悯接送秦漫上下班,如果是周末秦漫要是要出门,也需要周砚悯陪同。

  秦漫沉思了两秒,同意了。

  秦青山来公司撒泼的事不知道怎么惊动在外出差秦瑾耳里。

  他知道后二话不说,当天直接换了一家安保公司,又给公司所有人下了一道死命令,不准让秦青山进公司。

  以至于后面秦青山又去了两次公司,连门口都没进去。大约是知道公司这边去不了过后,秦青山也学聪明了,换了战略,趁着秦瑾出差这段时间,没少回老宅给老爷子吐苦水。

  老爷子精明一世,怎么可能相信秦青山一面之词。两人说不到几句就会吵起来。

  柯语柔性子本来就柔软,根本说不过秦青山。秦瑾出差又至少需要一个星期才能回来,她担心秦森年纪小,整天在乌烟瘴气的环境下生活,对他影响不好。迫不得已和秦漫商量,能不能先把秦森送到她那儿一段时间。

  秦漫本来就喜欢秦森,自然一口就同意。

  当天,柯语柔就给秦瑾收拾了一个行李箱的衣服,带着秦森去秦漫家。

  他们去得早,秦漫还没回家,便在屋外等了一会儿。

  没一会儿,一辆大g稳稳地停在路口,秦漫从副驾驶下来。

  秦森一看到秦漫眼睛都亮了,迈着小短腿,直奔向秦漫:“姑姑。”

  周砚悯一下车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舌尖抵着腮帮子,盯着秦森的样子怎么看怎么都不友好,就差没把“不欢迎你”写在脸上。

  这小屁孩儿怎么每次都要抱秦漫。这么久了,他一次都还没抱过。

  怎么还在抱,抱这么久了,还不松开。

  秦森虽然年纪小,但心思细腻,隐隐约约感受到一股杀气,……立马从秦漫身上退开,礼貌又懂事的朝旁边周砚悯叫了一声“姑父好。”

  周砚脸上的表情瞬间由阴转晴,望向秦森的面孔要多慈祥就有多慈祥:“真乖。”

  有了秦森的加入,周砚悯每天又多了一道工程。他需要先送秦森去幼儿园再送秦漫去公司,最后去自家公司。下班的时候也是如此。不过还好,秦森幼儿园和秦氏顺路,也不算绕。

  一连两天,周氏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一向严于律己的总裁已经学会了晚到和早退。而且每天脸上都带着笑,要多和蔼有多和蔼。

  秦漫也知道这样给周砚悯添了不少麻烦,便主动承担起周砚悯早餐的职责。

  这天,周砚悯照例来接秦漫和秦森。秦漫顺手把王姨做的三明治和一瓶牛奶递给周砚悯后,抱着秦森坐到了后座。

  秦森年纪还小,坐在后面的时候,一双腿还悬在空中。

  他晃荡小短腿,咬了一口三明治,看一眼秦漫又偏头去看了一眼前面的周砚悯,眨巴着眼睛,瞳孔里全是单纯的好奇:“姑父,你为什么不和姑姑住一起呢?”

  周砚悯被秦森的问题逗笑,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抿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的秦漫,笑呵呵的把问题推回去:“是啊,你替我问问,你姑姑为什么不跟我住一起。”

  秦漫又怎么听不出周砚悯的打趣,没理他。

  但秦森还单纯,听到周砚悯这么说,也就下意识的把问题重新丢给秦漫:“姑姑,你为什么姑父住一起呢?”

  想到什么,他又懵懵懂懂的补充道:“姑姑要是不和姑父住一起是不能有宝宝的。”

  显然,秦森对上次周砚悯说要让秦漫给他生一堆弟弟妹妹玩的事上了心。

  前面开车的周砚悯笑意更浓。

  秦漫在心里默念秦森年纪小,童言无忌,但耳根却不可避免的红了起来。

  她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秦森的脑袋:“你都是从哪里听得这些,不学好。”

  “幼儿园大班的小胖哥哥说的啊。他说我们爸爸妈妈就是因为要在一起睡觉才会有我们。”秦森抬头仰望着秦漫,一脸认真发问:“姑姑,你是不是不知道怎么生弟弟妹妹啊?”

  秦漫:“........”

  前面开车的周砚悯头一次见一个小孩儿十分认真的问一个大人是不是不知道怎么样才能生宝宝,实在没崩住,笑出了声。秦漫嘴唇微张,想纠正秦森这个观点,又觉得没必要,秦森还这么小,不适宜教育这些。她看了一眼前面忍笑不俊的周砚悯,决定换个人撒气。

  她扳着一张脸,故作严肃:“周砚悯,好好开车。”

  秦漫有一套良好的生活习惯,无论是上班还是周末,已经形成生物钟,以至于周末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周六,秦森不用早起去幼儿园,秦漫便没叫秦森起床。轻手轻脚的下楼。王姨刚做好早餐,和秦漫打过一声招呼就走了。

  秦漫刚用完早餐门铃就响了。

  她以为是王姨东西忘了拿,直接看了门,却没想到看到的是周砚悯。

  她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下意识说道:“今天不用去幼儿园。”

  周砚悯自然知道今天是周末,但他不想放过和秦漫相处的机会:“那你们今天出门吗?我免费给你当司机。”

  秦漫想了想秦森上午十一点有一节围棋课,下午三点有一节书法课,便点了点头,把人请进了屋。

  秦漫还有工作要处理,又怕周砚悯无聊,特意把电视打开给周砚悯解乏。

  周砚悯也没客气,随手调到了体育频道,看球赛。还不忘声音调小一些,以免打扰秦漫。

  半个小时后,秦森睡醒,洗漱好下楼。

  他乖巧地和秦漫、周砚悯打过招呼后,自觉走向餐桌,吃了他的那份早餐才去沙发。

  秦森先是坐在秦漫身边一会儿,见秦漫一直盯着电脑没空理他,又默默地一到周砚悯身边。

  他盯着电视上的球赛看了两分钟后,扯了扯周砚悯的衣服,乖巧地述说着自己的请求:“姑父,我们看《汪汪队》好不好?”

  周砚悯正看得起劲,想也不想地拒绝了秦森。

  秦森不满周砚悯的态度,忽然伸出手准备去抢遥控器,哪料周砚悯反应很快,一下就把遥控器握在手里。

  周砚悯仗着手长直接将遥控器举起,不给秦森抢夺的机会:“小孩子看什么动画片,看球赛。”

  秦森气得腮帮子鼓起,像只小河豚似的。偏偏周砚悯还觉得这样的秦森好玩,戳着秦森的腮帮子,故意逗着他:“生气也没用,就是不给你。”

  秦森被激怒,怒气冲冲地搬救兵。

  “姑姑!姑父欺负我!”

  正在忙工作的秦漫听到秦森的控诉,抬头看了一眼闹腾的两人。

  秦森叉着腰控诉着周砚悯一系列欺负他的行为,周砚悯则抱着遥控器耸肩表示无辜。

  秦漫看着这幅画面,忽然有些头疼。

  秦森人小鬼大,懂得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

  见秦漫望了过来,立马挪动着步伐往秦漫那边靠。

  他抱着秦漫手臂不放,撇着嘴巴,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对着秦漫肆无忌惮地撒娇:“姑姑,看动画片嘛。看《汪汪队》好不好。看嘛看嘛。”

  秦森本就长得乖巧,再加上小朋友特有的小奶音和与生俱来的撒娇能力,让秦漫心里那杆秤不自觉地往秦漫那边偏了偏。

  她抬眸看了一眼电视上的球赛,对周砚悯伸手,示意他把遥控器拿来。

  其实周砚悯也不是偏爱球赛,只是这一瞬间,他忽然有一种和秦森争宠,而且还失败了的感觉。

  他叹了口气,重重地把遥控器放到秦漫手上。

  秦漫转手就把遥控器递给秦森,交代道:“自己调,只能看半个小时。看完,我们去上课。”

  “姑姑最好了。”秦森喜笑颜开,在秦漫脸上“吧唧”了一口,还不忘挑衅的看一眼周砚悯。

  周砚悯磨了磨后槽牙。

  迟早有一天他会趁着秦漫不在,把秦森揍一顿。

  秦森自觉性不差,半个小时一到,秦漫只提醒了一次他就放下遥控器,上楼换衣服准备去文化宫上课。

  秦漫刚弄完工作,关掉电脑偏了偏头准备放松一下,却发现周砚悯不知道什么时候挪了过来,还抱住了她的手臂。

  她被周砚悯忽如其来的动作震惊得怔了两秒才发问:“你在干嘛?”

  周砚悯沉思了一下,回想了一下刚才秦森撒娇的全过程,确定自己没有半点遗落后,把脑袋搁在秦漫肩膀上,自信满满的说道:“我在学秦森撒娇。”

  他蹭了蹭秦漫的肩膀:“我这么喜欢你,你就不能稍微喜欢我一下,向着我一点吗?”

  声音有些咬牙切齿,又带着一丝委屈。

  一瞬间,秦漫浑身崩直,不能动弹。

  周砚悯的气息像一道电流似的,直白又快速地落在她的耳边还有脖子上,根本没给她反应的时间就将她所有防备击碎。

  一步一步引诱着她沦陷。

  作者有话要说:没啥会的,那就让周总在线给大家表现一个撒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aelc.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aelc.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