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石人逞威_剑本是魔
笔趣阁 > 剑本是魔 > 第907章 石人逞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07章 石人逞威

  也不等月朶多问,掏出十二座石像对指玄道人喝道:

  “石人两只眼,吹遍空间天下反!你布此阵,用龙卷荡之!”

  旁边阳顶宁悲回喝道:“聒噪!这么多上界宝贝被压制,你锦绣的破铜烂铁也拿来丢人现眼?”

  还待再说,却被指玄止住,一旁红袖仙子开了口,“死马当作活马医,不知锦绣的器物是否也被压制?”

  指玄道人当机立断,接过十二座石像,給施展风法的修士分发了下去;入手之间就感觉有些玄奥,心知不管最后有没有结果,但这套石像确是宝贝不错。

  这正是候茑得自巽风谷的那套石像,极少使用,而且也不太会用,心思就不在上面,在宝葫芦里蒙尘久矣;这次拿出来完全就是迫不得已,也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场?

  拿到石像的都是专精于此的风法师,在这方面的眼光见识甩候茑好几条街,不用他教,立刻就明白了用法,当龙卷风再起之时,就完全是另一番景像。

  风卷空间,飞沙走石,几乎就没有能立定的东西,得亏指玄道人机灵,大声吼道:

  “各聚石像下,搭手联成线!”

  群修心中惊讶,都没想到这来自锦绣的宝贝竟然有如此的威能,完全超过了他们的认知。

  众人分成十二堆,每十来个人围着一座石像,这样在风眼中才不会被轻易卷走。

  再看整个空间内,所有上万的怪物飞满了空间,身不由己的被卷在风旋之中停不下来,控制不住身体,当然也就无法攻击。只有中心处的捣药杵纹丝不动,扎根甚稳,体现出了先天灵宝的本质。

  众人艰难的在风势中移动脚步,哪怕前进的艰难,也不敢停下风势运转,至少现在还能移动脚步,总比和上万的怪物顶牛要来得好。

  辜宰拉住魏裔的手,魏裔板住候茑的腿,候茑抱住师姐的腰……

  “这风有点大……”

  “主要是空间太小,流通不畅。”

  “这套石像真是出自锦绣之手?还是外面传进来的?”

  “得告诉那些法修把风控小点,再这么下去大家都会飞起来的。”

  十二石像对风势的加成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有点向失控的方向发展,但这时人类修士已经掌握了优势,不需要再控风了。

  一声令下,风法师们同时撤去了风源,狂风稍减,怪物们从空中掉落,人类修士抓住这个机会向前急飙,不过千来丈的距离,转瞬即至。

  终于冲到了捣药杵前百丈处,但却仿佛有一层看不到的屏障在阻碍他们,不仅是人类修士,也包括怪物们也进不去这个圈子,但百丈距离已经进入他们的攻击范围,而且这之间也没有怪物们阻隔,现在他们就剩下最后一环,怎么让捣药杵屈服。

  因为早就有了预案,所以修士们各司其职,建立了几道防线,这种情况下道人的结界和僧人的佛界就有了用武之地,如果只是单单站定守住这里,他们有无数的方法。

  宁悲回走了过来,手里托着那一套石像,“之前言语孟浪,是我孤陋寡闻了,这里給道友陪个不是,还请道友莫往心里去。”

  候茑一笑,“战况危急,人之常情。”

  宁悲回也不多说,转身离开,让候茑也高看了他一眼。

  但月朶却給他提了个醒,“真小人不可怕,可怕的是知道认错的小人,你让他丢人了,这就是错。”

  候茑无语,“我可没招惹他,是他自己管不住嘴的。”

  月朶哼了一声,“他可不会这么想。”

  候茑涩然,“师姐,其实我也是笑面虎,谁骂了我我都记的清清楚楚……”

  这回轮到了月朶无语,相处二十年,她当然知道这个家伙的本性,“伱那套石像不错,来历不凡,要小心别人窥觑。”

  候茑就笑,“只有我惦记别人的东西,真想尝尝被别人惦记是个什么滋味。师姐既然觉得不错,我就转赠于师姐,或者有朝一日送去青空,就当是我的学费吧?”

  月朶直接拒绝,“崤山传承是一套外物能交换的?就是仙器也不成!你若真有心,未来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把你那套身剑术留在崤山,那才是最珍贵的礼物。”

  候茑也不争执,他知道这不是师姐在矫情,她是真没看上眼,“若有那一天,必完成此诺。”

  看月朶并不急于回身攻击捣药杵,“师姐,你不去出手试试么?”

  月朶就叹了口气,这个师弟还是见闻太少,不明白修真界中的境界压制,于是耐心解释道:

  “修真界中有越境斩杀,但基本都在相差一个境界的范畴之内,我就没听说过修真历史上有谁能越两个境界的?我们和捣药杵差多少?整整五个境界,它就是趴在那里由我们砍一辈子,我们也伤不了它一根汗毛。

  药王鼎压的是它的外在具现,可不是压的内秘性灵,它是已经摸到大道脉络的存在,我们这些粗浅的认知怎么伤到它?”

  月朶看了一眼正在商量的指玄一介等人,“在修真界,灵宝一族是非常特殊的存在,因为稀少,因为公正,因为境界很高,因为和人类有比较密切的关系,所以我们一般都称之为君,是不会轻易得罪的。

  所以,你不要以为像对付其他修真生物那样对付它,不仅需要礼貌,还需要合适的方式,像这种事道门佛门都很在行,咱们就不掺合了。”

  “如果他们都搞不定呢?难不成就这么看着那捣药杵占住位置把我们都困在这里?”

  月朶摇头苦笑,“在这些方面,咱们剑修还是要差一点,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让他们先试,然后咱们再看情况出手,多半也是虚应故事,半仙的存在,哪怕暂时被压制了,它仍然是半仙。”

  候茑并不惊讶,师姐一身锐气,永不言败,但这东西总要有个限度,面对这样的差距还信心满满,那不是骄傲,而是没有自知之明。

  “好像,怪物们的攻击也没那么疯狂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aelc.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aelc.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