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烦恼事_洛九针
笔趣阁 > 洛九针 > 十 烦恼事
字体:      护眼 关灯

十 烦恼事

  “修内司?修观星阁?”

  昏昏灯下,高财主一边喝药一边听管事们说话,听到这里有些惊讶,旋即又笑了笑。

  “厉害啊,手艺都被官家赏识了。”

  知客有些无奈:“老爷你就别夸了,她真是当你不存在,不声不响不说一声就摸到官府,还进了皇城。”

  京城外他们盯着守着,但京城内,那个小小的玲珑坊却不是那么好盯着,西堂的人手遍布四周,一靠近就不软不硬说掌门这里由他们守着就行,闲杂人等不要靠近。

  他能对外搬出掌门的名头不让人靠近,那掌门搬出掌门的名头自然也能不让他靠近。

  等她摸进皇城几天了,他们才知道。

  一个管事也开口:“还有,掌门现在已经不用问我们各方消息了,我们知道的她都知道,我们不知道的她也知道,就好像通达天南海北,现在在她面前只能听她吩咐。”

  高财主哦了声,伸出手指扳着数:“西堂,那个姓孟的游侠,还有那个被她救了的伶人,游侠也好,伶人也好,都是天南海北游走,可不是天南海北通达了。”

  说着笑了笑,站起身来。

  “所以说是真厉害,一点星火突然冒出来,转眼天南海北的墨门都奉她为尊了。”

  室内沉默一刻。

  “她怎么去的修内司?”高财主问。

  “最近皇城的观星阁重修,因为花费大,工部和户部就又拉扯上停了工。”知客低声说,“正好有个官匠家的小姐买了她的手艺,被官匠看上了,举荐给五驸马,说有省钱的法子,游手好闲东游西逛凑热闹的五驸马,恰好想要在皇帝面前挣个面子就去揽了差事,她就被修内司找去了。”

  管事在旁说:“那可是皇城里的观星阁,咱们这样的身份,避之不及呢,她竟然凑过去了,为了声名真是不管不顾。”

  高财主摇摇头:“也许不是为了声名。”

  知客一惊,想到什么:“老爷,她该不会也想…..”

  高财主笑了笑:“她怎么会不想呢?当了掌门了,总不能背负罪名吧?”

  更何况罪首是她父亲。

  哪个当女儿的不想为父亲洗脱冤屈。

  “她这般胡来会乱了老爷的安排。”知客皱眉,“我们准备这么久….”

  高财主伸手按了按额头,胆大妄为横冲直撞的年轻人就是这么让人头疼。

  “你去跟刘宴说,我实在舍不得儿子,临死前怎么也得让他在床边送终,愿意用其他人换一下。”

  刘宴眼光这么高,一般的其他人可看不上,那就只能用七星小姐换了。

  知客应声是,冷冷说:“是她自己送到官府跟前,她自寻死路也罢,但休要拖着墨门去死。”

  ……

  ……

  “阿七——”

  刘通事的喊声传来。

  蹲在地上打磨木料的七星抬起头,看到刘通事和两个穿官袍的人站在不远处的廊庑下。….她来修内司些时日了,但见过的官员没几个,也就只能跟在刘通事身后,如果没有刘通事引路,哪里都去不得。

  “快去。”一个匠工,“那是工部郎中和五驸马。”

  说着话伸手。

  “我来我来,你快去见大人们,一定是图纸批过了。”

  虽然一开始对这个年轻女子各种挑剔,但到底是技艺说话,这些日子相处也亲眼看到了,手艺是没得挑。

  女子就女子吧,这阿七也说了,是家传技艺,可能是没生养儿子,徒弟也靠不住,不得已传给女儿。

  女儿传承家业不容易。

  他们也不敢保证自己将来都有儿子传承家业,阿七也算是给他们做了个样子,现在看来,如果实在不行,女儿也是可以的。

  七星也没有拒绝,将推刀递给这位匠工说声谢谢,便向刘通事走去。

  “这就是阿七。”刘通事笑呵呵对这两位官员介绍。

  工部郎中打量阿七一眼:“这么年轻啊。”说罢不再看七星,只看刘通事,“老刘,图纸是图纸,到时候成品如果有问题,可是大麻烦。”

  刘通事很显然跟郎中很熟,笑着说:“祁大人你就放心吧,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信我?”

  五驸马也含笑打量七星,说:“年轻就这么厉害,那说明天赋异禀啊,祁大人,你放心吧,这次的观星阁肯定要大放异彩。”

  工部郎中瞥了五驸马一眼:“大放异彩我是不奢求,为你们户部省了钱,事情还能做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五驸马笑哈哈:“省钱就是赚钱,这里省了,其他地方不就可以多花点。”

  祁郎中一把抓住他:“你说的,作数不作数?正好有一笔钱,你快给去让人给批了。”

  五驸马又嘻嘻哈哈:“我现在还做不得主。”指着七星,“待这位小姐建好了观星阁,我也算是有了功劳,到时候……”他反过来挽着祁郎中的胳膊,“我第一个给你批钱。”

  刘通事懒得再听两个大人的拉扯,打断他们:“那我们去干活了,早日完工早日让大人们放心。”

  祁郎中和五驸马点点头。

  “七星小姐,这次做好了,下次更多生意找你。”五驸马还笑着说,“将来也像刘通事这样当个匠官。”

  刘通事哈哈笑:“柳大人可别拿我当例子了,人家有自己的生意,安安稳稳,做不好最多生意不好,不用丢了性命。”

  七星说:“生意不好,也是会活不下去的。”

  五驸马哈哈笑了,祁郎中也微微一笑。

  “年轻人真是……”刘通事摇头,笑着摆手,“走走,干活去吧。”

  七星对两位大人施礼告退,和刘通事一起走开。….祁郎中和五驸马也转身离开了。

  “你可真能夸,还天赋异禀。”祁郎中说,“也就你敢这么大胆子想这个办法,用新人,历来皇城的工程都是墨守成规…..”

  他说到这里时,五驸马忽地哈一声笑了。

  祁郎中被吓了一跳,皱眉:“笑什么?笑我没见识吗?”

  他这个郎中要兢兢业业才能坐稳位置,不像这位驸马爷,什么都不做,嘻嘻哈哈傻笑就能衣食无忧一辈子。

  “不是不是。”五驸马忙摆手,“我是想到…..嗯想到一件事,就挺好笑的,忍不住笑了。”

  祁郎中哦了声:“那柳大人慢慢笑吧,我去忙了,工部也不只有这一项事做。”

  说罢大步走开了。

  五驸马没有追上去,在原地站了站,才自行而去,一边走还忍不住笑,忽地见对面有位官员从内城的方向来,他忙打招呼。

  “李大人,李大人。”

  李国舅没听到,直到五驸马走近再唤才抬起头。

  “柳大人。”他挤出一丝笑,“忙什么呢?这么高兴?”

  五驸马笑呵呵:“陛下让我办的差事,已经落定了。”

  他的确心里挺得意的,这件事不大,但是是他第一次在陛下面前领差事。

  不过不好在工部的人面前展露得意,毕竟是为了省钱否了人家原定的,工部的人才不会领情。

  现在见了李国舅,算是亲戚,忍不住炫耀一下。

  李国舅哦一声:“那真是不错,恭喜恭喜。”

  五驸马嘿嘿笑,跟上李国舅的步子:“刚才祁郎中说本不赞同新法子,墨守成规才稳妥,我忍不住笑了,他知道墨守成规的来历吧?但他不知道我这个法子其实就是来自墨门……”

  听到这里李国舅停下脚步,嗨一声打断他:“你这人,怎么又扯上….”

  五驸马忙压低声音:“我也就跟你说说,而且不是真跟墨门扯上,我只是想到当年去晋地的时候看到铸造池塌陷了,几个角楼高耸稳稳,悄悄摸过去看,是斗拱架构,我才琢磨着,咱们的观星阁也可以试试。”

  李国舅皱眉:“这话就别再跟其他人说了,你只要造出来就行了,别到处说怎么想到的。”

  五驸马忙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也就跟你说一说。”说着做个噤声的手势,“我连公主都没说。”

  李国舅挤出一丝笑。

  五驸马这才发现不对,端详李国舅:“李大人,你,怎么有些不高兴?”

  他又看李国舅来的方向。

  “你去见皇后了?有什么事吗?”

  李国舅忙笑:“是,我是去见皇后了,没事没事,就是前几天母亲病了,皇后娘娘关心,叫我进来问候几句。”

  不待五驸马再开口。

  “我要回去将皇后娘娘的叮嘱告诉母亲,先走一步了。”

  说罢拱拱手疾步而去。

  五驸马看着他的背影哦了声,皇后的母亲病了吗?怎么没听说?

  他又看了看后宫的方向。

  李国舅一向笑呵呵的,还是第一次见他皱着眉头。

  真没事吗?

  希行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aelc.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aelc.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